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二百零一章 又见虚空

第两千二百零一章 又见虚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场战斗的变化,令在场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发狂了的穿空藤,竟然转身攻击起了自己人!
  
      由此可见,重要战斗中,真的不要随便使用不太稳定的武器。
  
      龙鳞木也没防着这手,下意识地还击了,灵木之间除非交情很深的那种,一般情况下,遇到袭击就是下意识地反击,而它跟穿空藤还真没交情——刚才还设计着让它去硬扛天虫呢。
  
      铁骨长老气得大骂,“夯货,你不知道让一让吗?你身后就是颐玦!”
  
      他这一骂可好,穿空藤的无数藤条也向他抽去,吓得他赶紧躲避,穿空藤却是穷追不舍。
  
      不管是什么样的生物,一旦陷入暴走状态,战力倍增是很正常的。
  
      见到他们三个打了起来,颐玦果断地收起防御,冲上去攻击铁骨。
  
      这时候她不可能逃,毕竟是生死之战,而且她非常担心,没有自己施加压力,穿空藤很有可能逐渐清醒过来,而铁骨更是可能帮它短暂地治疗一下伤势。
  
      天虫的孢子,对灵木来说是无解的,但是人族的灵植大师能帮着控制伤势,不再继续蔓延——甚至不少人已经研究出了治愈的手段,不过那需要尽快治疗,时间长了依旧没救。
  
      拖得时日长了还想救,那就只能到灵植道请玉孢天虫亲自出手了。
  
      至于它菌丝处的毒液,比孢子还要好治,只要能及时切除掉腐烂的根须,同时用灵药温养神魂,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毒性自解。
  
      事实上,只要铁骨长老随身带着稳定神魂的灵药,让穿空藤暂时摆脱疯狂状态并不难。
  
      有鉴于此,颐玦自然不能离开他们三个,正经她想的是借这个混乱机会,起码重创对方中的一员,仗就好打多了,所以她选择了攻击铁骨——欺负龙鳞树那种契约生物有意思吗?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她一攻击铁骨,穿空藤又分出大片的枝蔓,向她卷去。
  
      现在这家伙是彻底地暴走了,竟然同时攻击三名元婴高阶,枝蔓也相当地茂盛——没办法,有生机就是这么任性。
  
      颐玦自然是跟铁骨长老一样四处游走,不让它攻击到,却也不离开。
  
      简而言之,这一场对战之中,双方都犯了不少明显的错误,而这错误大抵是己方太自信了,对对方可能的后手估计不充分——错误的源头则是在于,双方的信息都不是很透明。
  
      不过这也正常了,势均力敌的战斗,比的不是谁更高明,而是谁犯的错更少,现在穿空藤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当然是铁骨他们自身的问题。
  
      穿空藤已经死死地缠住了龙鳞树,还在不住地追击铁骨和颐玦,而这俩快速地躲避着,死活不肯离开穿空藤所在的区域,同时还不忘记相互攻击,看上去极其地惊险。
  
      穿空藤现在笼罩的地方,范围还不算太大,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只要能瞬闪五百里,就能离开它发疯的区域,但是铁骨不会离开,颐玦更不会。
  
      周围的好些防御阵,都被波及到了,所幸的是敢近距离围观的,基本上都是元婴防御阵,扛住藤蔓的攻击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冯君站在金乌的元婴防御阵外——一时冲动就出来了,而这玩意儿防外不防内,他想重新回去,防御阵要先停下,那金乌的一帮小弟子的安全就得不到保证了。
  
      不过在他出来之后,清矶长老跟了出来,帮他撑起了灵气罩,倒也不怕穿空藤发疯。
  
      就在穿空藤狂暴了半分钟之后,他猛地大喊一声,“乙丑!”
  
      在大喊之前,他还在划拉手机,而在喊出声之后,他又发出了神识。
  
      清矶长老看他一眼,“我还是把灵气罩降低一点吧……都没传出去。”
  
      她才降低了灵气罩,冯君又照样操作了一遍,颐玦这次听到了——她很轻微地点点头。
  
      在激烈的战斗中,这个动作非常不起眼,不盯着看的话,是发现不了的。
  
      下一刻,一声尖叫响起,又是穿空藤发出的,很显然,它又吃了什么亏。
  
      玉孢天虫不愧是优秀的猎手,它在穿空藤陷入疯狂之后,捡着一个相对保险的机会,又用菌丝阴了一下对方——这下就绝对稳了。
  
      猎杀者都是非常无情的,至于说它为什么选择穿空藤,而不是袭击龙鳞树,关键还是在于血脉的吸引,不过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一次的袭击过后,穿空藤就应该没有战斗力了。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它还是错估了穿空藤的耐受力。
  
      下一刻,穿空藤无序地疯狂摆动着,如果说刚才是个跳广场舞的大妈,现在就是在一百一十伏电网上抖动的壮汉,动作完全没有了任何逻辑,而且还极其剧烈。
  
      就在这样的摆动中,天空中蓦然出现了一条裂缝,微微地有点发灰,但是基本上几近于无色,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