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846 ,失踪了二十二天的曹广发

0846 ,失踪了二十二天的曹广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青看了看河岸边那搭建的不少,不大的小屋子,微有些好奇:“这些小屋子都是做什么用的?”
  王泽平看了一眼那些小屋子,当下便立刻笑道:“哦,那个啊,那个是经常过来的游泳的人自建的,毕竟这样的话,大家换衣服,休息什么的,都很方便不是,而且还有的人也会在这里一边烧烤一边喝啤酒。”
  苏青倒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哦,没有人管吗?”
  王泽平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人管吧,我在这里还建了一个呢,你看就在那里,我的还是去年建的呢,到现在也没有人找我。”
  苏青点了点头,目光却又向着周围扫了一圈:“这里有监控吗?”
  王泽平闻言一怔,然后抬头看了看周围:“应该没有吧,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我是没有看到过哪里摄像头的。”
  而就在两个人说话之间,萧季冰和包小黑两个人也回到了岸上。
  两个人都动作挺快的擦干身体,然后穿好衣服。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苏青也忙丢下王泽平走了过来。
  萧季冰抬手向着那片水域指了指:“那里的水下的确有一个泉眼,所以那里的水温要比周围的水温低三到五度,所以之前关于死者是半个月前的抛尸在这里的,我们可以再往前放宽一些是间,死者应该是一个月之内被沉尸在河底的。”
  至于其他的,倒是没有发现了。
  而雷动,金铃,孙晨,李杰,吴凡,马维忠几个人在周围搜索了一番,也没有什么发现。
  苏青蹲在河边,随手抓起了河岸边的一块石头,在手里掂了掂:“所以,现在我们对于死者的身份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案发现场。”
  萧季冰也直接蹲在了苏青的身边:“我们现在只知道,放在死者袋子里的几块石头应该都是来自河岸上的,而且这一个月内,咱们龙城市一共下了三场雨,而且都不小,就算这里真的也是案发现场,留下的痕迹,也早就被雨水冲刷干净了。”
  苏青自然也知道这些都是事实,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他们特案组的人就从来没有为案子发过愁。
  而很快的,雷动几个人也都回来了。
  “头儿,周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而且我们也问了经常过来这里游泳的人,他们都说没有发现过这里有什么异样的,更没有看到过比如血迹之类的。”
  苏青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待雷动的话音落下,苏青直接打了一记响指,然后站了起来:“带上尸体,我们回去,回去后,先把咱们市这个月内的失踪人口整理一份拿给我。”
  几个人齐齐地应了一声。
  ……
  龙城市本月失踪的人口一共有五个人。
  第一个是一个十六岁,刚参加完中考的少女,因为成绩考的不好,并没有考上本市重点高中,所以被自家父母念了几句,因生气离家出走,距今七天,失踪人员身高一米六一,体重四十五公斤。
  第二个是一个三十六岁的中年女人,不过女人失踪的时候,倒是把本来就不富裕的家里所有的钱,全都带走了,而且据她的家人所说,是因为她儿子得了白血病,男人坚定信念,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给儿子治病,不过女人却觉得得了这个病,根要玉是白白地往医院扔钱。到今天,女人已经失踪了整整十八天了,失踪人员,身高一米五八,体重七十五公斤。
  第三个失踪的是一个小男孩,今年十二岁,因为小男孩的父母一直在外地打工,一年到头,有的时候就连春节也回不来,正好去年春节的时候,小男孩的父母也没有回来,所以小男孩在失踪的时候给他的爷爷奶奶留了一个字条,说他想爸爸妈妈了,他要去看爸爸妈妈,结果到现在小男孩的爸爸妈妈在火车站也没有等到自己的儿子,而小男孩儿也一直没有回来过。到今天,小男孩儿失踪了二十七天,失踪人口身高一米五四,体重三十八公斤。
  第四个是一个男人,今年五十二岁,老人自己住,具体是什么时候失踪的,他的儿子也说不清楚,不过从报案时间到现在,一共只有十一天,失踪人员身高一米八二,体重八十公斤。
  而第五个也是一个男人,今年五十岁,同样也没有老伴,不过却并不是自己一个住,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妇在外地打工,不过孙女却放在了家里,老人特别宠爱这个小孙女。而来报案的是老人的儿子,他来报案时说,他父亲已经失踪了三天了,而到今天,他父亲的失踪天数是二十二天,失踪人口,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七十二公斤。
  苏青翻看了一遍这五个失踪人员的资料,然后将最后这个失踪男人的资料单独拿了出来,指尖在上面点了点。
  这第五个失踪人员,不只是失踪的时间,还是失踪者的身高体重情况,都下庆河内的那具沉尸相吻合。
  苏青的目光落在了这份资料上的报案人一栏。
  第五个失踪人员的名字叫做:曹广发,报案人是曹广发的儿子曹俊。
  “把人叫来问问情况吧。”苏青交待了下去。
  曹俊接到电话,来得很快。
  曹俊今年二十九岁,肤色偏黑,人看起来倒是挺老实的。
  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过细看下,却能看到他眼里的血丝,还有那有些深陷的眼眶。
  很明显,最近这段时间,这个男人都没有睡好过。
  他一来便急切切地问道:“警察同志,你们叫我过来,是不是有我爸的消息了,我爸现在在哪里,他没出什么事儿吧?怎么一直不回家,手机也打不通呢?”
  一来就是一堆问题。
  这个时候,萧季冰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坐在苏青对面的曹俊,然后将手里的验尸报告递到了苏青。
  苏青扫了一眼验尸报告,然后这才看着曹俊开口道:“曹先生,能不能给我们说说,你父亲身上可有什么痕迹吗?”
  “痕迹?”曹俊有点懵。
  萧季冰在一边翻译:“就是,你父亲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疤,或者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