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645章 软绳绞杀 上

第645章 软绳绞杀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位情报部官员联袂而至,看见尼尔妮娜兄妹也在场时迟疑了下,望了望艾格见他并无赶人的意思,才忽略掉旁听者开始汇报工作。
  
  “对米泽丹的调查有不少进展,可惜其中大部分都是与投毒无关的讯息,并未揪出任何同党。”哈维作为与总司令亲近的心腹,首先呈上调查报告,“但我们成功找到了证人,能够证明此人是从潘托斯乘船来到维斯特洛的。”
  
  不算好消息,但至少达到了最低预期。
  
  女王要他彻查投毒案,无论如何艾格都得弄出点动静来交差,知道他是真凶的寥寥无几,接到任务的中基层肯定会像在临冬城时端掉半个炊事班那样认真干活……本着对墨菲定律的敬畏,这时就必须得考虑极端情况出现的可能了:万一情报部里真有什么神探坯子自己没有发现,然后任务倒是随手派了下去,可这位或这些天才侦探一通调查最后查着查着查到了顶头上司和女王之手身上来,这场乌龙岂不是要在日后成为冰火世界里侦探作品的灵感来源?
  
  而要避免这种反转剧,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利用职权便利,转移目标了:艾格直接拍板,排除掉其它可能,钦定那个倒霉的替罪羊米泽丹就是投毒者,将所有调查资源全都往查明此人身份来历和人际关系网上倾斜——在调查看似针对投毒案实则被带偏指向一位已经没法再开口自证清白的无关人员的情况下,自然就怎么折腾脏水也溅不到自己身上了。
  
  最妙的是,在定下“彻查投毒案就是要查清米泽丹”这一重要基调后,艾格就藏着了灯下黑这片最安全的阴影里——不仅调查过程不用再藏着掖着,就连结果汇报,也不需要回避诸如此刻在房间内的妮娜、尼尔和华纳这样的自己人了。
  
  “嗯。”艾格沉吟一声,接过报告,打开翻看。
  
  报告内是米泽丹仍在为瓦里斯服务时在君临的各种行动轨迹,包括饮、食和起居等方方面面——诸如往返红堡和住处的大致路线、喜欢进出的酒馆饭店、所租住房屋位置、房东和邻居们对其了解和印象等等。
  
  如果说这是在追捕逃犯,那这些讯息当真是相当详尽,但当对象是一个死人时……
  
  不得不说,瓦里斯真是个可怕的对手,他细致周密的安排和狡诈老练的后手让他即使在死后依旧是难缠的敌人,艾格原本想从替罪羊的人际关系上打开缺口,查出米泽丹与伊利里欧的联系完成栽赃,谁想一无所获。那也就只好退而求其次,谋求其它成果以抵偿前期投入的成本了。
  
  投毒案凶手来自潘托斯!仅此一条没头没脑的消息当然别想证明什么——给女王提供些看似零碎实则用心险恶的讯息,向她的怀疑之火中添柴加油,就是艾格向投毒专案组下的保底任务。
  
  撒谎容易圆谎难,为不陷入强行栽赃留下越来越多的马脚和小辫子可抓的困境,艾格授意在这场调查中“不造假”。但不造假并不意味着就只要事实——如果只是没头没脑地拿着一个名字、一张画像去作调查辨认,当然别想有太多进展;但,如果是带有诱导性地询问——“此人是否从狭海对面而来”、“是不是来自潘托斯”,再配上一点悬赏和激励,那么……证人证言几乎必然会“出现”。
  
  这些证人证言不是做假得来的,但是否属实嘛,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艾格没有询问哈维找到的证人是否就是通过这种手段寻来,他也不想知道。想通过这一招就整倒伊利里欧显然是异想天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全方位立体化地收紧绳索,利用主场优势和近水楼台的便利,一点点地将敌人绞杀。
  
  简单看了看哈维呈上来的调查总结尤其证人证言,确定其中没有明显纰漏后,艾格点点头:“还行,调查继续维持最高强度进行,就算再查不出什么来,也要给提心吊胆躲藏着的敌人带来压力!华纳,你那边呢?”
  
  一向不让人失望的布克威尔总算带来了好消息。
  
  “潘托斯总督手下几乎没有废人,即便马夫和抬轿奴隶都老练且警觉,敏感性和反侦查素养远在我们的人之上,最初的几天内我们都毫无收获。但在按大人的指示放出‘西征河湾即将开始’的消息过后,他们终于按捺不住,行动的频次和规律性都大幅提升,终于给了我们可趁之机。”华纳同样呈上来一叠示意图和名单,“他们并不直接进行间谍活动,而是用采购、拜访和商业往来等日常活动为掩护,前往以跳蚤窝为主的集市或聚居区,与潜伏或者说生活在君临的线人们接触,在一环接一环甚至再接一环的传递过后,最后由不容易引起怀疑的本地人来投入一线工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